在该处理点内外

2021-05-26 07:18

“12分扣完也是这个价钱?”记者追问。

网上倒分生意红火,一周接10余单

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驱车来此,将车停在了国权北路579号对面的一块空地上。一位戴着红袖标的人员向记者收取了10块钱的停车费后,便饶有兴致地问记者来办理什么业务。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现实情况却是,因为无法做到处理违章人车合一,“买分卖分”尚难从根本上杜绝。上海部分违章处理点成黄牛聚集地,“买分卖分”在黄牛的操纵下有恃无恐,并呈产业化趋势。

在处理大厅内,记者遇到了刚刚由黄牛代扣了14分的丁先生。“我是开车跑运输的,平时没太注意,一年下来被扣了20多分,只能花钱搞定。”丁先生直言知道通过黄牛来消分是违法行为,但其表示,他也是通过熟人介绍才找到黄牛的,只要不声张,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自己没太多熟人可以借驾照,所以只能找黄牛帮忙,不然验车太麻烦。

就在记者与黄牛攀谈的间歇,其他几个黄牛的手机铃声此起彼伏,他们不停地向电话那头介绍着各项业务及价格。几分钟后,一名中年男子前来向“黑夹克”咨询代扣分的价格。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最终在6分900元的价格上达成了一致。

对于是否有风险,罗先生笑称,他每周都有十几单类似生意,都是客人相互介绍的,“大家都这样操作,如有风险我们也不会干这活了”。

“多少钱一分?”趁此间隙,记者试探。

“本来就是违法的,但我们既然可以帮你搞定驾照代扣,也能搞定其他的。”“黑夹克”称。

“如果高清电子警察拍到违章者的脸部,那么就可以将违章行为与人绑定。”张旭辉提出了这样的设想。对此,记者从交警部门了解到,目前高清电子警察已在本市部分路段投入使用,这些高清设备可以拍摄到驾驶员的面部,但其覆盖面未达到百分之百。

“能代扣,就能搞定其他的”

见记者仍然半信半疑,“黑夹克”主动为记者进行了科普:“我手下有一批驾驶员,他们用自己的驾照去代扣,12分全部扣光了他们就重新考。”“黑夹克”告诉记者,他开出的4000元的价格算是很公道了,现在理论考试越来越难,许多驾驶员就算有时间重新考一次,也不一定能过。

记者以买分者的身份与在百姓网上注册的卖家罗先生取得了联系。罗先生称,他只做上海本地车牌的生意,平均140元一分,如果量大(12分以上)的话可以120元一分。当记者询问有一处超速50%的,一次性扣除12分的处罚能否处理时,罗先生仔细询问了是在哪个路段被拍及车辆登记所在区的具体信息,记者报出在中环闵行区段被拍,车辆登记在普陀区。罗先生随后爽快地回答称:“可以搞定,但价格要高一些,4000元左右。”

据《新闻晨报》报道,在被称为“史上最严交规”的公安部123号令实施一年之际,针对越来越猖獗的机动车违章“买分卖分”现象,公安部交管局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下一步公安部将继续指导各地公安交管部门进一步完善交通标志标线和监控设备、规范违法认定和处罚标准、打击非法中介遏制“买分卖分”现象。

昨天下午3点,记者来到闵行区漕宝路2008号交警支队事故违章受理科,发现这里已经成为了“消分黄牛”的聚集点。记者刚要进门,一个坐在门口的中年黄牛起身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办理驾照消分,并急忙递上自己的名片。

记者注意到,他手中拿着一部查询机,有点类似可上网的手机,可直接登录到上海市交通安全信息网,只要输入车辆牌照,该车所有的违章纪录便一目了然。“不管是上海的还是外省的牌照,只要是在上海地区违章扣分的,我们都可以消。”该黄牛称。

黄牛围聚违章处理点

“驾照上的分不多了,再扣下去要重新学习交规了,没办法。”这位中年男子表示,重新考试的话既费时间又费精力,不如找黄牛“破财消灾”来得轻松愉快。

高清监控未覆盖,难认定真正违章者

昨天,记者在淘宝网及百姓网上查询,同样发现有不少挂着“帮检车,代扣分”名号的卖家,联系后均表示能提供“卖分”服务。

“小兄弟,扣了几分?”“黑夹克”问。

“代扣12分也能搞定?”记者问。“能啊,只要这个。”“黑夹克”做出一个点钱的手势,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办。

“本地牌照150元一分。”“黑夹克”回答。

“要消分的话你只要带上行驶证,我们进去帮你拉单子,你自己不用露面。”该黄牛表示,这种生意他们已经做了很多了,对整个流程非常熟悉,只要交钱就能搞定。并坚称整个消分过程绝对安全,包括超速等违章行为在内的扣分都能消除,费用按150元一分计算。记者看到,在该处理点内外,手持这种查询机的黄牛不下七人。

“闯红灯的话是6分。把你的行驶证给我,帮你查一下。”“黑夹克”拿走了记者的行驶证,交给了另一个蹲着的黄牛,而这个黄牛马上娴熟地将记者的行驶证编号通过他手中的平板电脑进行查询,并示意记者稍等片刻。

“有个违章,来缴罚款。”在听到记者的回答后,对方马上热情地向记者介绍,这里有黄牛,可以让他们找人代扣。

记者跟着他来到了空地的另一端。四五个斜挎着皮包的中青年男子或在打电话,或蹲在一边歇息,见记者走近,其中一位身着黑夹克、皮肤黝黑、个子矮小的黄牛马上迎了上来。

“不是很清楚,之前没有查过,可能是闯了个红灯。”记者回答。

上海精诚海众律师事务所张旭辉律师认为,买分代罚应该属于妨害公务的行政违法行为。“但在实际操作中,打击这一行为难度不小。”张旭辉表示,按照现行制度,电子警察抓拍的违法行为均与车牌绑定,而非与人绑定,在驾驶员缴纳罚款并扣分时,交警部门无法确认当时是谁在驾驶,就算知道被扣分者不是车主本人也无济于事,代扣分者可以借口“借别人的车自己开”为由来进行“顶包”。

[新闻链接]

[打击难度]

在半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有不少与丁先生类似的车主找黄牛帮忙。记者随后问到一位姓罗的师傅,超速50%,一次性被扣了12分的能否“搞定”?罗师傅非常干脆地回答说:“没问题,给你最低价,3800元。”

“12分就不是了,这个价。”“黑夹克”伸出了4根手指,“4000元。”

在这些黄牛聚集地的马路对面,便是上海交警高架支队国权北路的违法受理点。“像这样的代扣分好像是违法的吧,你们明目张胆地在交警支队的对面做生意,一点都不担心吗?”记者询问。

罗先生提醒记者:“要提前一天约定,因为要通知扣分的驾驶员,然后大家在指定的车辆违章处理点碰面。”记者只需带上车辆行驶证就可,然后由罗先生带着代扣分的驾驶员一起进去拉单消分,验收处罚单据后再付钱。

在国权北路579号交警高架支队违章处理点,有专门受理电子警察违章处理的窗口,每天都有不少司机来此缴纳被电子警察拍摄下的违章罚款,这里也成为了众多黄牛的温床,“驾照代扣分”的生意在这里进行得如火如荼。